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们的工作 捐助平台 自然百科
百岁龙虾之死
来源 / 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 / 2016年08月26日   人关注
拉里这一生熬过了无数大风大浪,但在“百岁”之年,它在一个最不可能的地方死于非命。身强体壮的拉里重达15磅(约合13.6斤),比一般龙虾要大两倍之多。根据“龙虾每磅重相当于7岁”的换算法则,五大三粗的拉里已经是百岁高龄的活神仙了。历经沧桑,拉里本在山水之间颐养天年,不料时运不济,晚年落入渔网,沦落到市井,成为人类眼中惊为天人的巨型怪物。

最先在菜市场看中拉里的是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家海鲜餐馆的老板,他对这只骨骼清奇的巨型龙虾惊叹不已,不仅将拉里从商贩手中买下来,还把它送上了当地电视台的新闻头条。



一夜成名对拉里来说不是什么好事。闻讯而来的顾客将它视为盘中美味。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几天,餐馆大厨就会磨刀霍霍,而可怜的老拉里就会成为餐桌上的红烧龙虾、油炸龙虾、清蒸龙虾或香辣龙虾……它的死法有一百多种。


就在拉里垂死挣扎之际,救兵来了。野生动物救助组织迅速找到餐馆老板,好言相劝,表示愿意花重金赎回这只稀有的老龙虾。他们还组织了一个专门的救助队,准备将拉里护送到缅因州的水族馆寄养。看到救助者一片赤诚,餐馆老板为之动容,取消交易,将龙虾捐献给他们。


拉里死里逃生,救助队也开始为他筹备旅途的一切。7月下旬,他们将拉里安置在一个布满盐水和冰块的泡沫箱里,以快递的形式,从美国东南部寄往东北部的缅因州。一切顺利的话,一天后,拉里就将如期抵达,安稳地躺在水族馆里,舒适地安度晚年。


然而,一周过去了,水族馆还迟迟等不到拉里,救助队最终也只能在新闻上听到它的消息:“拉里死了。”


死因很简单:从包装上看来,密闭的泡沫箱里缺乏氧气;救助队给拉里准备的三袋冰也太少了,其中还有一袋破了,致使箱里温度过高。这个迟到一周的快递对命运多舛的拉里来说是“玩命快递”,直接把它送上了“人生”的末路。


听到拉里去世的噩耗后,餐馆老板表示失望,救助队也内疚不已:“我们从一开始就很想救拉里,为它争取动物福利,但是很遗憾,我们没能做好。”


在动物保护领域,好心办了坏事的例子数不胜数。


每到放生时节,爱心人士就会从花鸟市场商贩手中“拯救”一些动物,在充满爱意的“呵护”下,送到野外放生。然而,在爱心人士拍拍手中的灰尘,怀着无比欣慰的慈悲之心转身离开之后,等待着这些动物的,大多不是重获新生,而是才离虎穴,又入狼口。它们被商贩抓回市场,重入牢笼,等待下一个前来“解救”的“恩人”。小部分有幸逃脱的,也往往因不适应环境而“客死他乡”。


被捕、解救、放生、重捕,循环反复,催生了一条灰色经济链,也葬送了更多无辜的动物。据英国《经济学人》2015年9月报道,每年中国放生的鱼、蛇、龟、鸟,甚至蚂蚁等动物的数量约有2亿,但谁也说不清真正的数字。


空有爱心却不知道科学的保护方法,非但不能拯救动物,还有可能伤及人命。2010年6月,加拿大魁北克女子艾玛在高速公路上驾驶时,看到路边有一群无家可归的小鸭。她担心小鸭被车辆撞死,于是将车停在高速公路上,走下去拯救鸭子。就在此时,后方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撞上她的汽车,摩托车上的一对父女当场暴毙。艾玛也因此而锒铛入狱。


尽管不同国家、不同人群对动物权利的理解和接受程度大相径庭,但是欧美著名伦理学家彼得·辛格《动物解放》一书中关于动物保护的观点早就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他认为,动物跟人一样,具有感知苦痛的能力,作为人类,我们应当尊重它们,不能强行给动物制造痛苦,这是人类应有的道德。


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已有100多个国家制定了禁止虐待动物的法律。欧洲还出台了一些国际性动物保护公约,例如《保护农畜欧洲公约》《保护屠宰用动物欧洲公约》等。


有的地方不仅严禁虐待动物,还为动物提出了更多福利。瑞士为了不让金鱼孤独,规定只养一条金鱼是违法的;如果你养了一只猫,则必须让它能到户外活动或是通过窗户看到同伴,以便“同胞相会”;鹦鹉有经常与同伴“交流”的权利。


动物保护在伦理和法律上,都在逐渐得到理解,但在践行过程中,却常常因盲目的“保护”而适得其反。支撑这艘友谊小船的,除了一颗颗善良的爱心,还需要更加专业、科学的知识。


如果人类能够做到这样,百岁龙虾拉里或许早就抵达终点,当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了。

上一篇:鳝鱼
下一篇:没有了!


首 页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答 | 互动平台 | 移动应用 | 弘化社官网
© Copyright Reserved 弘化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