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弘化社务 | 佛教资讯 | 文钞园地 | 弘化丛书 | 助印查询 | 结缘名单 | 电子书坊 | 论坛 | 弘化相册 | 淘宝流通处 | 

  • 报国寺
  • 弘化社
  • 将印新书
  • 弘化杂志
  • 莲友回音
  • 饬终关怀
  • 您现在的位置:弘化社>> 弘化社务>> 将印新书>>正文内容
    《劝戒录类编》(欢迎助印)
    作者:弘化社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4年12月05日 点击数:

      编辑推荐:

      ● 劝者,劝善也;戒者,戒恶也

      ● 一部历时四十二年编撰而成的因果实录巨著。其可劝者足以感人,可戒者更足以警世

      ● 印光大师《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引用其中案例以作因果启示

      出版信息:

      书  名:劝戒录类编

      作  者:[清]梁敬叔 原著 [民国]济阳破衲(丁福保) 编次

      出 版 社:弘化社

      版  次:1

      装  帧:平装

      正文语种:简体中文

      排版方式:横排

      所属分类:图书>修身进德

      内容简介:

      劝者,劝善也;戒者,戒恶也。《劝戒录》一书,专门记载作者耳闻目睹之因果报应之事,所记多为清代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年间事。“上自缙绅,下达闾巷,凡有关于世道人心者,莫不博采旁搜,汇成巨帙。其事近而可考,其言信而有徵,不但足资惩劝,且可多识前言往行,以蓄其德,洵非庄列寓言之比也。”此书包罗万象,事例丰富,叙事翔实生动,“可劝者足以感人,可戒者足以警世”。研读此书方知“彼苍之视听甚迩,鬼神之感格甚明”,足以触目惊心,使人知所趋避,善者取而法之,恶者取而戒之,改过向善之心油然而生。且语言典雅隽永,趣味盎然,引人入胜,极为精彩,诚为不可多得的善世奇书。可以想见作者用心之苦,度世之诚,不能以等闲之善书视之,而当视为处世之宝筏,立身之良箴也。此书一经问世,便引起极大反响,士民争相刊版印送、传阅流通,其觉世牖民、教化世人,有功于世道人心者,大矣哉!惜卷帙浩繁,历时久远,完整流通,诚非易事。

      作者简介:

      《劝戒录类编》,原名《劝戒近录》(又名《北东园笔录》、《池上草堂笔记》)。原作者梁恭辰,生于清嘉庆十九年(1814),卒于光绪十三年(1887),字敬叔,福建福州人,清朝名臣、文学家、楹联学家梁章钜的第三子。道光丁酉(1837)举人,官浙江数十年,历任温州知府、宁绍台道、金衢严道、温处道、杭嘉湖道等职,政声卓著。著有《劝戒近录》、《楹联四话》、《巧对续录》等书。

      梁恭辰先生自幼即喜谈因果,凡有足资劝戒者,辄据事直书,又益以自所闻见杂袭成编,著为《劝戒近录》一书。《劝戒近录》初刻于道光癸卯年(1843),其后,作者又将最新闻见之事,及同人所录寄者,以次增录,随写随刻,相继刊出《劝戒续录》(1844)、《劝戒三录》(1845)、《劝戒四录》(1848)、《劝戒五录》、《劝戒六录》、《劝戒七录》、《劝戒八录》、《劝戒九录》(光绪甲申,1884),凡九编,每编六卷,共五十四卷。自《近录》至《九录》,前后历时达四十二年。梁恭辰先生于光绪丁亥年(1887)往生以后,他的朋友又根据其遗稿整理而成《劝戒十录》,并出资刊刻。此书遂成煌煌巨帙,蔚为大观,凝聚了作者毕生的心血和精力。

      为了便于阅读和流通,民国时期丁福保居士(号济阳破衲)将《近录》至《九录》汇编整理校订,分类编次,析为三十二章,定名为《劝戒录类编》。并由费毓桂先生(字子怡,一字梓怡,别号鍱卿,1877年生,江苏常州武进人,监生,员外郎衔,南洋公学特班学生,光绪壬寅举人)题名作序,经阙念桥、丁云亭、周蔼如等诸君襄助,由上海中华书局于民国十年(1921)印行流通。自此以后,此书流通渐广,颇受关注。聂云台、梅光羲、姜忠汾等先贤,常德诚济慈善堂等均曾作序翻印流通。印光大师曾在《〈劝戒杀放生文〉序》《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中引用书中杀生果报事例。其后又有经王有宗先生(字莼赋,浙江仁和人,曾求学于杭州诂经精舍,著有《变法攻髓》、《图画四书白话解》、《西湖九溪十八涧志略》、《今字解剖》等)评注的《劝戒录类编评注》行世。

      目录:

      第一章 证明有鬼

      第二章 证明冥间一切情状

      第三章 轮回之确证

      第四章 杀业之劝戒

      第五章 盗业之劝戒

      第六章 淫业之劝戒

      第七章 夙孽与今孽之劝戒

      第八章 赈济之劝戒

      第九章 阴德与阴恶之劝戒

      第十章 义与不义之劝戒

      第十一章 宽厚与刻薄之劝戒

      第十二章 利人与利己之劝戒

      第十三章 口业与我慢之劝戒

      第十四章 孝与不孝之劝戒

      第十五章 求子之劝戒

      第十六章 索债与还债之劝戒

      第十七章 善书与淫书之劝戒

      第十八章 延寿之劝戒

      第十九章 改过之劝戒

      第二十章 惜谷与惜字之劝戒

      第二十一章 埋尸与保墓之劝戒

      第二十二章 奢侈之劝戒

      第二十三章 为师与延师之劝戒

      第二十四章 妇女之劝戒

      第二十五章 官之劝戒

      第二十六章 殁后为神之劝戒

      第二十七章 城隍神之灵感

      第二十八章 关圣之灵感

      第二十九章 修庙之灵感

      第三十章 劫数之劝戒

      第三十一章 归依佛教

      第三十二章 丛谈

      本社流通因缘:

      为了弘扬因果感应之理,及使先贤之心血不至淹没于世,弘化社在众位法师、居士及莲友的支持和帮助下,发起印行《劝戒录类编》一书。此次以民国时期上海中华书局仿宋版《劝戒录类编》为底本,参照诸家版本,整理校对出版,印赠流通,以为社会道德建设之一助。

      《劝戒录类编》可谓是修身立命的宝典,时时阅读,认真领会,检点身心,改过迁善,对于提升道德学问大有裨益。此书亦是一部极好的德育教材,家长和老师可以选取其中的故事,为儿童讲说,使其耳濡目染,养成良好的气质和习惯,终身受益,长大后必为贤善、必成栋梁。同时,此书也可作为学习古文、了解近代历史文化的绝好材料。惟愿读者认真研读,身体力行,必能受益匪浅,福德增上。更祈仁人君子辗转流通,以广劝化,功德无量!是所至祷。

      目前进度:

      正在校对中。

      原书摘录:

      嗜杀报

      平湖县乍浦镇有巨绅,从木业起家,拥资二三百万。勤勤恳恳,能脱市井气,有大家风。惟于饮食,素所讲究,无论宴客以及自奉,珍味交错。尤喜购觅诸雀,置诸鸭腹。食时,以箸拨开鸭腹,诸雀罗列,其味鲜美异常,名曰百鸟朝王。不知伤残多少。后患发背,生一巨疮,四围小疮无数。延医诊视,咸曰,此百鸟朝王也。虽扁鹊复生,恐亦难治。昼夜呻吟,延数阅月,疮溃,竟不起。其食报如是,夫所食与所患,名正同,冥冥之垂戒,可不儆惧乎。(八录三)

      眼前杀报

      蒲城令某公,久戒杀生。而夫人性暴戾,复贪口腹,日以屠戮众生为快。时值诞辰,命庖人先期治具。厨下猪羊作队,鸡鹜成群,延颈哀鸣,尽将就死。公触目怜之,谓夫人曰,尔值生辰,彼居死地,尚祈夫人种福。夫人诟曰,若遵佛教,禁男女而戒杀生,则数十年后,人类灭绝,天下皆禽兽矣。汝勿作此老头巾语,我不受人欺也。公知不可劝戒,叹息而出。夫人一夜熟寝,不觉身入厨下,见庖人磨刀霍霍,众婢仆环立而视。忽魂与猪合为一体,庖人直前,絷其四足,提置大木凳,扼其首,持利刃,刺入喉际,痛彻肺腑。又投入百沸汤,挦毛刮骨,痛遍皮肤。既又自颈剖至腹下,痛极难忍,魂逐肝肠一时迸裂,觉飘泊无依。久之,又与羊合,惧极狂号,而婢仆辈嗤嗤憨笑,若无所见闻者。其屠戮之惨,又倍于猪。已而割鸡宰鸭,无不以身受之。屠杀已遍,惊魂稍安。老仆携一金色鲤来,魂又附之。闻一婢喜呼曰,夫人酷嗜此,正在熟睡。速交厨中,剁作鱼圆,以备早馔。有人遂除鳞剔胆,断头去尾。其除鳞,则如碎剐。其剔胆,则如破腹。及置砧上,铮铮细剁。此时一刀一痛,几若化百千万亿身,受寸磔矣。极力狂呼始醒。小婢进曰,鱼圆已备,夫人可早膳矣。遂立命却去。回思怖境,汗如雨下。明日嘱罢宴。公细诘之,具述前梦。公笑曰,汝素不佞佛,若非受诸苦恼,安能放下屠刀也。夫人但摇首不语。自此断荤茹素,同守杀生之戒云。此嘉庆中年事。(七录三)

      平阳二事

      浙江平阳县村民某,夫妇二人,素行善事,中年无子,祷于神,甫得一男。其妇未产之先一月,村民以事须出外,留洋银十圆付妇,以备生产之用。妇藏之橱中,次月妇娠得男,延稳婆收生。稳婆向妇乞一旧衣为谢,妇曰,我不能下床,汝自向橱中取一领去。稳婆开橱,适见银,遂暗窃其五而去。次日其夫归,检银失其半,妇知为稳婆所偷。第三日,稳婆以洗儿来,向之索银,不承,遂至口角。稳婆怀恨,暗以小针插入儿发际,儿啼哭不休,既而奄奄一息。妇忿极而缢,幸邻妇急救而苏。是日天气清明,忽阴云四合,雷电交作,则稳婆某跪于门外,手执银洋五圆,针一枚,自首,余实窃某洋银,不应将针刺入儿囟门,今拔之可活也。言方已,竟击毙户外矣。于是喧传其事,达县署,并据地邻报县收埋。时知县事者,为浦城刘宝树钟琪,三十年以前家大人掌教时旧徒也。此道光二十四年夏间事。是冬,宝树引退归里,因得闻其详云。宝树又云,平阳县内有某氏兄弟二人,家颇饶裕,而妯娌不睦。妯有子,而娌尚未育。年届四旬,怀孕。忽丧所天,妯恐娌生男,而分其产也,乃谋诸收生婆某曰,若女则致生之,若男可致死之,愿以洋银十二圆为谢资。及产,则男也。收生婆某,于断脐时将手指搯(同掏)入儿脐中,立毙。产妇痛儿之不育,遂自经。因谋产而顷刻杀二命,虽假收生婆之手,实则某妯杀之也。越日晚,雷电交作,收生婆某与某妯同时被雷击。天以二命偿二命,天之报施不爽如此。然则平阳县之收生婆,甚可畏哉。此二十四年七月十四日事也。(三录六)

      见色能忍

      蔡浣霞太守,名某。颇自矜名节,守身如玉。平生所历,无事不谈。尝自言十六七时,翩翩少年。封翁正定郡伯蛟门先生故后,无力买屋,借居族叔园中。叔年老,买一妾,年甫十五六,有姿色,顾影自怜,对镜长叹,以少随老,心甚不甘。妾卧室,距太守书斋近,小门可通,常来园中摘花,观斋中所悬字画。或有人至,回眸一笑,匆匆遂去。若有意,若无意,然初不之觉也。一夜,叔赴酒未回,自秉烛而出,面微带酒容,假问字名,近前,百般引逗,不禁为之心动。一时把握不住,随之入室,已登其床,间不容发之际,猛思平日敬诵阴骘文,及远色编等书何为,奈何一旦为冶容所诱,作此干名犯义之事,不觉毛骨悚然,邪心顿息。遂蹶然起,托言小遗,疾趋而出,急掩其门,且加管钥。俄闻撼门声,乃伪睡,作鼾呼状,复闻恨恨悄骂而入。次日禀太夫人,言猫夜捕鼠,由门隙至斋,倾翻灯檠,彻夜不安。门不可开,且须严杜其隙,乃呼匠重加扃钥焉,从此非叔在家不往。有时遇之,怒容切齿,似以薄幸为恨。叔捐馆后,妾遂窃资归母家。今思之,犹觉当日之可险也。或曰,太守非有此悬崖勒马手段,乌能少年黄甲哉。太守并历举同窗某某,皆翰苑可期,少年不检,潦倒一衿,深为惜之。(六录四)

      后附原书《劝戒近录》至《四录》中原序,述其颠末,以备稽考:

      序一:《劝戒近录》梁章钜先生原序

      道光壬寅癸卯间,养疴南浦,长夏无事,每与儿辈覙缕丛谈以消炎晷。三儿恭辰喜言因果,凡遇有关劝戒者,辄私记之,又益以自所闻见杂袭成编。余阅而善之,自维半世丹铅屡烦梨枣,要皆腐儒结习,未必有裨于人。若兹所录百十条,直是暮鼓晨钟,足以警迷觉悟,且据事直书,妇孺皆可通晓。而旁谘博访,亦每与时事相关。因督其脱稿,速付梓人,以公同志。题之曰《劝戒近录》者,缘皆耳目所及近事。其间述余所述者,亦断自我生之初。忆先资政公四勿斋座右铭云:“无益之事勿作,无益之言勿说,无益之书勿读,无益之物勿食。”今此录言虽浅近,其非无益之书则审矣,乃因书之成而先记其缘起如此。其有远近同人,许为录寄者,当即扩为续编云。

      癸卯长至退庵居士识于北东园之池上草堂

      序二:《劝戒近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恭辰少习举业,溺于制义之学,读书不多。惟总角时即喜阅因果诸书,一接诸目,反复不忍释。当其时,或为之鼓舞,或有所创惩,恍身入其中而亲覩其事者。寻绎既久,渐觉如临其上,而质其左右,偶置其书于不阅,则故态复作,有稍纵即逝之机。信乎此心之不可无所恃,而因果诸书之益人匪浅也。自是随侍游学二十年,足迹几遍天下,凡所遇有可为劝戒者,皆私记之。初读河间纪氏《阅微草堂笔记》,辄怦怦于中;嗣读长洲彭氏所辑《二十一史感应录》,尤服其用心之善,可以雅俗共赏。惟是纪氏所录,已经众著于人,彭氏所录,则其事益古,似不若见闻近接者,尤足以震悚而昭信。遂于肄业之暇,诠次成编,随时以稿呈家大人点定。其间有得自家大人口授者,有由吉甫、平仲二兄各贶所以闻者,有得自各父执及朋辈所述者。楮墨既积,因承严命先付梓人,期以为寡过迁善之助,亦数年来区区初心所不能自默者,非敢云著书也。夫迪吉逆凶、福善祸淫之语著于经,然特言其理耳。至《春秋左氏传》始备言鬼神之情状,而因果之说,虽衍其绪馀,遂以补儒教所未及。昔何尚之对宋文帝曰:“百家之乡,十人持五戒则十人淳谨;千室之邑,百人持十善则百人和睦。行一善则去一恶,去一恶则息一刑。一刑息于家,万刑息于国,可以垂拱致太平。”此言致为深切。窃谓李林甫、秦桧,妇人孺子皆知其为大奸,乃当其时怙权窃位,安若泰山,厉鬼搏之而不惊,义士刺之而不中,竟获保首领于牖下以终。一若天之厚待小人百倍于君子,使后世佥壬转得效尤,而无所惩艾。迨闻其受报泥犁,又罚世世为牛为豕,即千载后未尝身被其殃者,亦无不鼓掌称快。《传》曰:“为恶于显,人诛之;为恶于隐,鬼诛之。”在天视之初无隐显,其为诛恶则同,特世人有知有不知耳。此编之作,固不敢望人秘之枕中,尤不愿人束之高阁,庶几传观遍说触目惊心,其可劝者足以感人,可戒者更足以警世。特劝多而戒少,则善善从长之心,而非偏于劝而惮于戒也。既请家大人弁于卷端,而复疏其大意于后,广谘博采,尚拟扩为续编。“人之欲善,孰不如我?”夫惟大雅裨益而诲正之云尔。

      道光癸卯冬至福州梁恭辰敬叔氏书

      序三:《劝戒续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劝戒近录》一书,大半皆旧所见闻,而同人录寄者尚少,本拟俟卷帙稍夥始行汇刊。家大人谓必先有成书,而同人之助我采访者始至。书成后,分送远近,均以为足资劝惩。不数月,而吴门遂有翻刻袖珍本出。时阅十月,复得数十事,益以同人所录寄者,又可编次成书。乃仍前录,各为六卷,即以《劝戒续录》名之。昔宋洪迈成《容斋随笔》后有续笔、三笔、四笔、五笔;张端义《贵耳集》有二集、三集;沈括《梦溪笔谈》有补笔谈、续笔谈;周密《癸辛杂识》有前集、后集、续集、别集;明杨慎《丹铅余录》外有续录、摘录、总录。古人编纂与时俱积,原不必一蹴而成。此后如续有闻见,及师友裒益而来者,仍当以次增录,将以新人之耳目,即期以益人之身心,岂炫奇示博已哉。

      道光甲辰九秋敬叔氏识于南浦新居之北东园

      序四:《劝戒三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劝戒近录》之刻成于癸卯冬季,踰年,而吴中遂有翻本,板楮益精。《劝戒续录》之刻成于甲辰秋月,近闻岭西亦已有翻本,不胫而走如是。人情固不甚相远哉。今春在京中,姚伯昂总宪惠示《竹叶亭杂记》,夏间归浦城,徐树人观察由漳州封寄《求福新书》一帙,黄璧庵刺史又杂录西瓯近事数十条,皆义关劝惩,为前二录所未载者,喜之不胜。因附益以近所闻见,重为诠次,呈家大人鉴裁之。甫得成书,时知好中又续有录寄者,因亟定为六卷,如前书之数,先付梓人,题曰《劝戒三录》,以见余之撰此书未有倦心,其助余之成此书者,亦未有倦心,而从此为四录、为五录,皆当作如是观矣。“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古人信不我欺也。

      道光乙巳腊月八日敬叔氏记于浦城之北东园

      序五:《劝戒四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余前辑《劝戒三录》付梓毕,同人即怂恿为四录,以尚有续示之事三录所未收也。而余自丙午春,由浦城至杭州、至苏州,五月复至扬州度岁后,入春即入都引觐,五月到浙需次,仆仆道途,嗣又奉公无暇晷。是冬即奉檄权温州府事,戊申春补考泰顺岁试,旋又提调试事,夏又因公进省,秋中复行科试事,通计前后三载皆无暇料检笔墨,而四录迄不得成。兹岁晚少闲,回忆三年中,所历万里程途,所得同人议论,已盈箧笥,因复稍加厘定,而编次之,遂成四录。客曰:“是录记事无多,成书尚易,何迟至三年乃出,其殆有倦心乎?”余曰:“不敢也,若吾子有新闻相贶,则又将成五录以相质。盖可劝戒之事,日出而无已,则余之为此录,方日起而有功。余方与客共勉之而已,又何倦焉。”是为序。

      道光戊申长至福州梁恭辰识于温州郡署之树德堂

    录入者:云何 责任编辑:云何
    上一篇:《新编观音灵感录》(已出书)
    下一篇:《道德丛书》(已出书)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地 址:苏州人民路穿心街三号 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邮 编:215002 技术支持:报恩斋
    网 址:www.honghuashe.com E-mail:amtf@honghuashe.com
    办公地址: 结缘中心发行中心编辑中心 电话: 0512-67531743
    苏ICP备1202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