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弘化社务 | 佛教资讯 | 文钞园地 | 弘化丛书 | 助印查询 | 结缘名单 | 电子书坊 | 弘化相册 | 

  • 报国寺
  • 弘化社
  • 将印新书
  • 弘化杂志
  • 莲友回音
  • 饬终关怀
  • 信息公开
  • 您现在的位置:弘化社>> 弘化社务>> 将印新书>>正文内容
    《劝戒录类编》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4年12月04日 点击数:

      《劝戒录类编》,原名《劝戒近录》(又名《北东园笔录》、《池上草堂笔记》)。原作者梁恭辰,生于清嘉庆十九年(1814),卒于光绪十三年(1887),字敬叔,福建福州人,清朝名臣、文学家、楹联学家梁章钜的第三子。道光丁酉(1837)举人,官浙江数十年,历任温州知府、宁绍台道、金衢严道、温处道、杭嘉湖道等职,政声卓著。著有《劝戒近录》、《楹联四话》、《巧对续录》等书。

      梁恭辰先生自幼即喜谈因果,凡有足资劝戒者,辄据事直书,又益以自所闻见杂袭成编,著为《劝戒近录》一书。《劝戒近录》初刻于道光癸卯年(1843),其后,作者又将最新闻见之事,及同人所录寄者,以次增录,随写随刻,相继刊出《劝戒续录》(1844)、《劝戒三录》(1845)、《劝戒四录》(1848)、《劝戒五录》、《劝戒六录》、《劝戒七录》、《劝戒八录》、《劝戒九录》(光绪甲申,1884),凡九编,每编六卷,共五十四卷。自《近录》至《九录》,前后历时达四十二年。梁恭辰先生于光绪丁亥年(1887)往生以后,他的朋友又根据其遗稿整理而成《劝戒十录》,并出资刊刻。此书遂成煌煌巨帙,蔚为大观,凝聚了作者毕生的心血和精力。

      劝者,劝善也;戒者,戒恶也。《劝戒录》一书,专门记载作者耳闻目睹之因果报应之事,所记多为清代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年间事。“上自缙绅,下达闾巷,凡有关于世道人心者,莫不博采旁搜,汇成巨帙。其事近而可考,其言信而有徵,不但足资惩劝,且可多识前言往行,以蓄其德,洵非庄列寓言之比也。”此书包罗万象,事例丰富,叙事翔实生动,“可劝者足以感人,可戒者足以警世”。研读此书方知“彼苍之视听甚迩,鬼神之感格甚明”,足以触目惊心,使人知所趋避,善者取而法之,恶者取而戒之,改过向善之心油然而生。且语言典雅隽永,趣味盎然,引人入胜,极为精彩,诚为不可多得的善世奇书。可以想见作者用心之苦,度世之诚,不能以等闲之善书视之,而当视为处世之宝筏,立身之良箴也。此书一经问世,便引起极大反响,士民争相刊版印送、传阅流通,其觉世牖民、教化世人,有功于世道人心者,大矣哉!惜卷帙浩繁,历时久远,完整流通,诚非易事。

      为了便于阅读和流通,民国时期丁福保居士(号济阳破衲)将《近录》至《九录》汇编整理校订,分类编次,析为三十二章,定名为《劝戒录类编》。并由费毓桂先生(字子怡,一字梓怡,别号鍱卿,1877年生,江苏常州武进人,监生,员外郎衔,南洋公学特班学生,光绪壬寅举人)题名作序,经阙念桥、丁云亭、周蔼如等诸君襄助,由上海中华书局于民国十年(1921)印行流通。自此以后,此书流通渐广,颇受关注。聂云台、梅光羲、姜忠汾等先贤,常德诚济慈善堂等均曾作序翻印流通。印光大师曾在《〈劝戒杀放生文〉序》《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中引用书中杀生果报事例。其后又有经王有宗先生(字莼赋,浙江仁和人,曾求学于杭州诂经精舍,著有《变法攻髓》、《图画四书白话解》、《西湖九溪十八涧志略》、《今字解剖》等)评注的《劝戒录类编评注》行世。

      为了弘扬因果感应之理,及使先贤之心血不至淹没于世,弘化社在众位法师、居士及莲友的支持和赞助下,发起印行《劝戒录类编》一书。此次以民国时期上海中华书局仿宋版印《劝戒录类编》为底本,参照诸家版本,整理校对出版,印赠流通,以为社会道德建设之一助。

      《劝戒录类编》可谓是修身立命的宝典,时时阅读,认真领会,检点身心,改过迁善,对于提升道德学问大有裨益。此书亦是一部极好的德育教材,家长和老师可以选取其中的故事,为儿童讲说,使其耳濡目染,养成良好的气质和习惯,终身受益,长大后必为贤善、必成栋梁。同时,此书也可作为学习古文、了解近代历史文化的绝好材料。惟愿读者认真研读,身体力行,必能受益匪浅,福德增上。更祈仁人君子慷慨助印,辗转流通,以广劝化,功德无量!是所至祷。

      后附原书《劝戒近录》至《四录》中原序,述其颠末,以备稽考。

      弘化社

      2014年12月

      【附】

      序一:《劝戒近录》梁章钜先生原序

      道光壬寅癸卯间,养疴南浦,长夏无事,每与儿辈覙缕丛谈以消炎晷。三儿恭辰喜言因果,凡遇有关劝戒者,辄私记之,又益以自所闻见杂袭成编。余阅而善之,自维半世丹铅屡烦梨枣,要皆腐儒结习,未必有裨于人。若兹所录百十条,直是暮鼓晨钟,足以警迷觉悟,且据事直书,妇孺皆可通晓。而旁谘博访,亦每与时事相关。因督其脱稿,速付梓人,以公同志。题之曰《劝戒近录》者,缘皆耳目所及近事。其间述余所述者,亦断自我生之初。忆先资政公四勿斋座右铭云:“无益之事勿作,无益之言勿说,无益之书勿读,无益之物勿食。”今此录言虽浅近,其非无益之书则审矣,乃因书之成而先记其缘起如此。其有远近同人,许为录寄者,当即扩为续编云。

    癸卯长至退庵居士识于北东园之池上草堂

      序二:《劝戒近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恭辰少习举业,溺于制义之学,读书不多。惟总角时即喜阅因果诸书,一接诸目,反复不忍释。当其时,或为之鼓舞,或有所创惩,恍身入其中而亲覩其事者。寻绎既久,渐觉如临其上,而质其左右,偶置其书于不阅,则故态复作,有稍纵即逝之机。信乎此心之不可无所恃,而因果诸书之益人匪浅也。自是随侍游学二十年,足迹几遍天下,凡所遇有可为劝戒者,皆私记之。初读河间纪氏《阅微草堂笔记》,辄怦怦于中;嗣读长洲彭氏所辑《二十一史感应录》,尤服其用心之善,可以雅俗共赏。惟是纪氏所录,已经众著于人,彭氏所录,则其事益古,似不若见闻近接者,尤足以震悚而昭信。遂于肄业之暇,诠次成编,随时以稿呈家大人点定。其间有得自家大人口授者,有由吉甫、平仲二兄各贶所以闻者,有得自各父执及朋辈所述者。楮墨既积,因承严命先付梓人,期以为寡过迁善之助,亦数年来区区初心所不能自默者,非敢云著书也。夫迪吉逆凶、福善祸淫之语著于经,然特言其理耳。至《春秋左氏传》始备言鬼神之情状,而因果之说,虽衍其绪馀,遂以补儒教所未及。昔何尚之对宋文帝曰:“百家之乡,十人持五戒则十人淳谨;千室之邑,百人持十善则百人和睦。行一善则去一恶,去一恶则息一刑。一刑息于家,万刑息于国,可以垂拱致太平。”此言致为深切。窃谓李林甫、秦桧,妇人孺子皆知其为大奸,乃当其时怙权窃位,安若泰山,厉鬼搏之而不惊,义士刺之而不中,竟获保首领于牖下以终。一若天之厚待小人百倍于君子,使后世佥壬转得效尤,而无所惩艾。迨闻其受报泥犁,又罚世世为牛为豕,即千载后未尝身被其殃者,亦无不鼓掌称快。《传》曰:“为恶于显,人诛之;为恶于隐,鬼诛之。”在天视之初无隐显,其为诛恶则同,特世人有知有不知耳。此编之作,固不敢望人秘之枕中,尤不愿人束之高阁,庶几传观遍说触目惊心,其可劝者足以感人,可戒者更足以警世。特劝多而戒少,则善善从长之心,而非偏于劝而惮于戒也。既请家大人弁于卷端,而复疏其大意于后,广谘博采,尚拟扩为续编。“人之欲善,孰不如我?”夫惟大雅裨益而诲正之云尔。

    道光癸卯冬至福州梁恭辰敬叔氏书

      序三:《劝戒续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劝戒近录》一书,大半皆旧所见闻,而同人录寄者尚少,本拟俟卷帙稍夥始行汇刊。家大人谓必先有成书,而同人之助我采访者始至。书成后,分送远近,均以为足资劝惩。不数月,而吴门遂有翻刻袖珍本出。时阅十月,复得数十事,益以同人所录寄者,又可编次成书。乃仍前录,各为六卷,即以《劝戒续录》名之。昔宋洪迈成《容斋随笔》后有续笔、三笔、四笔、五笔;张端义《贵耳集》有二集、三集;沈括《梦溪笔谈》有补笔谈、续笔谈;周密《癸辛杂识》有前集、后集、续集、别集;明杨慎《丹铅余录》外有续录、摘录、总录。古人编纂与时俱积,原不必一蹴而成。此后如续有闻见,及师友裒益而来者,仍当以次增录,将以新人之耳目,即期以益人之身心,岂炫奇示博已哉。

    道光甲辰九秋敬叔氏识于南浦新居之北东园

      序四:《劝戒三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劝戒近录》之刻成于癸卯冬季,踰年,而吴中遂有翻本,板楮益精。《劝戒续录》之刻成于甲辰秋月,近闻岭西亦已有翻本,不胫而走如是。人情固不甚相远哉。今春在京中,姚伯昂总宪惠示《竹叶亭杂记》,夏间归浦城,徐树人观察由漳州封寄《求福新书》一帙,黄璧庵刺史又杂录西瓯近事数十条,皆义关劝惩,为前二录所未载者,喜之不胜。因附益以近所闻见,重为诠次,呈家大人鉴裁之。甫得成书,时知好中又续有录寄者,因亟定为六卷,如前书之数,先付梓人,题曰《劝戒三录》,以见余之撰此书未有倦心,其助余之成此书者,亦未有倦心,而从此为四录、为五录,皆当作如是观矣。“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古人信不我欺也。

    道光乙巳腊月八日敬叔氏记于浦城之北东园

      序五:《劝戒四录》梁恭辰先生自序

      余前辑《劝戒三录》付梓毕,同人即怂恿为四录,以尚有续示之事三录所未收也。而余自丙午春,由浦城至杭州、至苏州,五月复至扬州度岁后,入春即入都引觐,五月到浙需次,仆仆道途,嗣又奉公无暇晷。是冬即奉檄权温州府事,戊申春补考泰顺岁试,旋又提调试事,夏又因公进省,秋中复行科试事,通计前后三载皆无暇料检笔墨,而四录迄不得成。兹岁晚少闲,回忆三年中,所历万里程途,所得同人议论,已盈箧笥,因复稍加厘定,而编次之,遂成四录。客曰:“是录记事无多,成书尚易,何迟至三年乃出,其殆有倦心乎?”余曰:“不敢也,若吾子有新闻相贶,则又将成五录以相质。盖可劝戒之事,日出而无已,则余之为此录,方日起而有功。余方与客共勉之而已,又何倦焉。”是为序。

    道光戊申长至福州梁恭辰识于温州郡署之树德堂

    录入者:云何 责任编辑:思归子
    上一篇:《地藏菩萨感应录》
    下一篇:《劝戒录类编》(欢迎助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地 址:苏州人民路穿心街三号 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邮 编:215002 技术支持:报恩斋
    网 址:www.honghuashe.com E-mail:amtf@honghuashe.com
    办公地址: 结缘中心发行中心编辑中心 电话: 0512-67531743
    苏ICP备1202927号